金種子酒 (600199) 市盈率 P/E Ratio: 無意義 (到昨日收盤為止)

金種子酒的動態市盈率為 無意義。

P/E ratio = 23.57 元 (金種子酒昨日收盤股價)/ -0.19 ( 2022 年6 月的金種子酒的每股收益EPS )

= 無意義

金種子酒市盈率TTM走勢圖

當前市盈率

無意義

近10年中位數

80.98 倍

白酒行業中位數

33.39 倍

公司(原安徽金牛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是經安徽省人民政府皖政秘[1998]89號文批準,由安徽金種子集團有限公司作為獨家發起人,通過募集方式設立的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所屬行業大類為酒、飲料和精制茶制造業,公司主要從事白酒和其他酒生產;普通貨運(按許可證有效期限經營);包裝材料加工、制造與銷售;生產酒類所需原輔材料收購;自營和代理各類商品和技術進出口業務(依法須經批準的項目,經相關部門批準后方可開展經營活動)。公司白酒產品主要有濃香型白酒金種子系列酒、種子系列酒、和泰系列酒、醉三秋系列酒和潁州系列酒,馥合香型白酒金種子等。企業榮譽:公司先后獲得“全國實施卓越模式先進企業”、“全國綠色食品示范企業”、“全國守合同重信用單位”、2018年度“中國食品企業社會責任百強企業”、“安徽省質量管理獎”、“安徽省卓越績效獎”、“第十一屆安徽省誠信企業”、阜陽市首屆“環境信用評價誠信企業”等榮譽稱號,入選首批“安徽省綠色工廠”。

名詞解釋

市盈率以每股收益(EPS)為基準,反映市場溢價倍數與熱度,也可以簡單理解為:

如果鎖定當前每股收益,要等待多少年才能回本。

金種子酒年度 PE 數據

2012 / 12 2013 / 12 2014 / 12 2015 / 12 2016 / 12 2017 / 12 2018 / 12 2019 / 12 2020 / 12 2021 / 12 TTM(十二個月)
P/E ratio 19.02 42.23 73.24 107.14 299.78 521.86 24.93 -- 無意義 368.65 無意義

【白酒】行業比較

排名 名稱 市值 PE(倍)
山西汾酒 3.56 千億 52.51
酒鬼酒 3.96 百億 35.98
古井貢酒 1.34 千億 47.29
伊力特 1.12 百億 49.01
貴州茅臺 2.3 萬億 40.01
金徽酒 1.24 百億 35.43
舍得酒業 4.39 百億 32.65
老白干酒 2.14 百億 34.13
瀘州老窖 3.25 千億 35.1
水井坊 3.07 百億 25.77

計算公式

市盈率公式為:

市盈率 (P/E Ratio) = 每股股價(Price) / 每股收益(EPS)

同時也可以從整個公司的數字來計算:

市盈率 (P/E Ratio) = 市值 / 凈收入(Net Income)

解釋

市盈率可以看作是公司需要多少年才能賺回你為股票支付的價格。

例如,如果一家公司每年賺2元,而股票的交易價格是30元,那么市盈率就是15。因此,假設收益在未來15年內保持不變,該公司需要15年時間才能收回你為其股票支付的30元。

在實際業務中,收益永遠不會保持不變。如果一家公司能夠實現盈利增長,那么公司就需要更短的時間才能收回你為股票支付的價格。如果一家公司的利潤下降,則需要更多年的時間。作為股東,你想讓公司盡快收回你付出的代價。因此,只要市盈率為正,低市盈率股票比高市盈率股票更具吸引力。同樣,對于市盈率相同的股票,業務增長較快的股票更具吸引力。

如果一家公司虧損了,市盈率就變得無法計量了。

為了比較不同增長率的股票,彼得·林奇發明了一種名為PEG的比率。PEG的定義是市盈率除以增長率。他認為市盈率等于其增長率的公司是有價值的。不過,他表示,他寧愿買一家市盈率為20,年增長率為20%的公司股票,也不愿買一家市盈率為10,年增長率為10%的公司股票。

由于市盈率衡量的是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收回所支付的價格,因此市盈率可以應用于不同行業的股票。這就是為什么它是股票估值最重要和最廣泛使用的指標之一。

注意

這邊要注意的是,市盈率有時后會產生一些誤,特別是當業務是周期性的和不可預測的時候。彼得·林奇(Peter Lynch)指出的,在景氣循環型公司在業務高峰的時候,它們利潤率更高。收入也高,市盈率卻較低。在市盈率較低的時候,買景氣循環型公司通常不是個好主意。對于這類公司,最好去看市銷率 (Price/ Sales Ratio)。

市盈率也可能受到非經常性項目的影響,例如出售部分業務或地產。在當年或當季度,這一數字可能會大幅增加。但是這樣的增長不能一遍又一遍地重復。因此,扣非市盈率更能準確地反映評估價值。


獲取更多A股"低"市盈率


久久激情五月丁香伊人,国产精品特黄特级AAAAAA片,丰满迷人的少妇特级毛片,免费 成 人 黄 色 网 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