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里

之所以不建議使用短線,不是短線無效,而是個人使用短線無效。一是數據分析量、二是無法做到絕對理性。同樣是追漲殺跌,量化基金的超級計算機是萬億級數據分析+ 100% 理性執行。個人當然無法做到,于是計算機就輕易從個人投資者的口袋里把錢賺走。如果看幾眼K線浪幾浪就能賺錢,知道幾個死亡交叉就能避免賠錢,那配置超級計算機就沒有必要性。幾乎可以確定,個人投資者什么時候理解并放棄短線,什么時候投資成績就能有所提升。
茅臺基酒每年揮發竟然高達 2%,是不是揮發到一些人的肚子里去了。
怎么思考騰訊,就是同行能不能做出一個「巨信」來打敗「微信」?如果能,要怎么做?如果不能,那么在微信上的十億用戶就是騰訊自身的待開發的魚塘。我的個人答案當然是認為微信很難被取代,因為遷移成本太高了(騰訊是我的第二大持倉,也可能是持倉決定腦袋)。當前,這個魚塘在未被充分開發的時候,也在沒有傷到任何筋骨的情況下,跌到20倍市盈率。這個是我認為的,繼 2019年初 550 元的茅臺同樣的好機會。所以才買成為了第二大持倉,如果不是因為沒錢....
正如地產我聽王建林的,保險我也聽業內資深人士的評價:「保險行業本身不是一個好行業」 —— 巴菲特在2000年股東大會上如是說。
今年我總收益依然在 - 5% 徘徊,而第二大持倉騰訊更是 -12%。最近芒格不是抄底阿里了嘛,但他半年前買入的阿里已經「虧」快 40%了,大佬尚且如此呢,我就不過分要求自己了。
有網友跟我討論軍工、芯片等企業,其實我一直不怎么投資「硬科技」的企業。一是不懂,二是不太喜歡需要大量資本投入才能產生利潤的行業。一年賺 100 億,然后就要更新迭代,要超越對手,于是又再次投資 100 億才能產生下一個 100 億利潤,那作為股東的我們只得到一堆廠房。最近討論到的地產企業也是,企業經過多年經營,最終留給股東一堆物業和土地。但我們是基于自由現金來估值的,沒有現金,我就算不明白了。
2019年,王健林就表示「萬達要剝離所有房地產業務,一平方米的房地產開發業務也不留。房地產這個行業,它的現金流不長遠」。地產大佬都不看好自己的行業,我也不知道投資地產股的投資者是不是真的懂。更諷刺的是地產商虧的都是借來的錢,破產就抹掉了。普通投資者虧的都是自己的錢。
以前我一直勸我朋友要配置股市大盤,而不是過多放在房產。當時房市還不錯,以至于我們常常會發生一些爭論。但最近發生的事情,讓趨勢逐漸明朗:1、治理學區房、限制房貸;2、北京設立證券交易所。兩種居民可以投資的資產,前者是削弱,后者是加強。我的判斷邏輯其實很簡單:房價漲對民生有害,房子一般是要買來自用,漲價傷害很大。而股票,人們可以一輩子都不買,但社?;鹗窃诮鹑谑袌隼锩?,股票漲是有利于民生的。什么趨勢分析沒那么復雜,我們只需選擇站在人民這一邊。
久久激情五月丁香伊人,国产精品特黄特级AAAAAA片,丰满迷人的少妇特级毛片,免费 成 人 黄 色 网 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